设置

关灯

数次高潮后

    伍汐双手死死地握住脚腕,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如电流般在体内乱蹿。她浑身湿淋淋的如图刚从水中被捞出,紧绷着身体仍然无法承受阵阵痉挛,指甲无意间扯破丝袜,深深陷进皮肤里,也无法将她双腿间的痛苦与快乐减轻一分。

    偏偏倪晔丝毫不理会她的告饶:“礼尚往来,主人也要让小狗舒服,对不对?”

    “啊...唔啊...嗯...啊啊...”伍汐仰起头被男人在喉咙处肆意啃咬,说不出反驳的话。

    已经连续经历了叁次高潮,若不是被倪晔高大的身躯禁锢着,她怕是早已虚弱地倒下。自己像被巨浪卷上高空的小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倾覆。此刻她心里空落落的,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凭借本能沙哑着嗓音请求:

    “主人...啊!呜!...我!可...不可以...”

    不能自控的呻吟下,倪晔无法从那不成调的话语中接收到信息。他将耳朵凑到她嘴边:“嗯?”

    “我...能不啊...能...抱着您...”伍汐重复,生理性的泪水随话语落了满脸。终于得到允许后,她迫不及待地环上主人的脖颈,将眼泪与汗水尽数蹭到主人肩头。

    倪晔宠溺地笑着,撑在靠背上的胳膊回抱住她。

    伍汐门户大敞被男人压在身下,两个人交媾般肢体交缠,像两根打了绳结的麻绳难分彼此。所幸的是自己的表情不会被他看到,她忘情地呻吟着,达到了最后一次高潮。

    那甜蜜而邪恶的玩具被丢到一边,躺在沙发上嗡嗡作响。

    紧绷的肌肉瞬间放松,伍汐整个人瘫软下来。她浑身酸痛,尤其是下腹部,是抽搐着的小穴在高潮的余韵中久久无法平静,仍时不时地有电流通过,冒出一股股淫靡的液体。

    倪晔抚摸着她汗湿的身体,静静等着她从出神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蹭到他衣裤上、沙发上的液体时刻提醒着她不久前的淫态,伍汐不知该看哪儿地慌乱起来。

    “都被你弄湿了,还得洗。”倪晔恶趣味地调侃她,完全不提是自己把她弄成这个样子的。

    “对不起...”伍汐嗫嚅着低头。

    “表现得很好。”倪晔捏捏她的下巴:“小狗很棒。”

    “主人...”

    “刚才高潮了多少次?”倪晔蹲下来,用一根手指浅浅地在穴口抽插,带出更多的黏液,拉着丝滴落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