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他弄脏

    听了这话,倪晔将视线移向别处,暂时压下了想立刻把她按在身下的冲动,双手覆在她随着动作轻轻晃动的乳房上抓揉着。

    “骚货,告诉我,怎么练的?”

    伍汐被他有些暴力的动作弄得有些疼痛,脸上现出一丝可怜巴巴的神色,红艳的小舌舔舐的速度不经意地慢了几分。

    “用...唔...玩具...”一个带着吸盘的仿真阳具。出于急着讨好主人的心情,回答问题的同时,她将顶端再次纳入口中,声音含混道。

    倪晔看着她尽心侍候的样子心里一软,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下身却又硬了几分。

    伍汐在肉棒根部与双丸间抚弄的动作不停,口腔内壁一缩一放,像对待甜蜜的糖果那样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发出啧啧的水声。

    倪晔本打算由着她埋头服侍,可当她开始上上下下摆动头部,将他的性器吸入更深处的紧热之处时,忍耐已到达临界点。

    伍汐吞吐着,忽然觉得发根一痛,被拽着马尾吐出他的。小嘴像水箱被拔了塞子,唾液没了依托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原本清新可爱的面部已是淫乱不堪。

    倪晔站起身来到她的身后,拉着她的胳膊强行使她翻过身。伍汐脖颈以上被压倒在沙发上,沾着她唾液的湿润阳具又送到了嘴边。

    她顺从地打开牙关让它长驱直入,双手紧紧地抠在沙发坐垫下。这已经不是她在为他口交,只是在任他肏嘴发泄罢了。这样被压制在男人的胯下,再多的技巧也成了惘然,伍汐只好尽量忽略呼吸不畅的不适感地收紧口腔。

    她神色痛苦地发出一声声不适的闷哼,毫不反抗地承受折磨的样子更让他体内的施虐因子蠢蠢欲动,胯下一下比一下更深地冲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