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会保护你(抚摸,亲吻)

    主人的脚步停在一扇门前,打开门牵着伍汐走进去关上了门。

    地面和墙壁上是洁白的瓷砖,一侧安装着热水器和淋浴设备,一侧有一个带着镜面和柜子的洗脸池,是个浴室。

    “张嘴。”倪晔将牵引链的另一端塞到她嘴里,转身走过去调试着水温。

    伍汐听着哗哗水声,垂着头乖乖地等着,直到他重新接过牵引绳,将她引过去。

    “喏。”倪晔用脚点了点面前的防滑垫,示意她趴跪在上去,将链条拴在墙壁的置物架上,脱掉衬衫只着背心露出精壮的手臂,取下莲蓬头打开水阀。

    “小狗弄脏了,得洗洗。”

    伍汐感到暖热的水流落在自己后背,一双大手从她的颈部开始,划过肩膀,揉搓着她娇小的乳房,重点照顾了乳头上的小孔之后到达背部,随着水流一寸一寸摩挲着她滑嫩的肌肤。

    她痒得扭动身体,牵动了锁链哗哗作响,被重重一掌拍在臀上。

    “不准动!”他低声呵斥,手上的动作依然轻柔。

    “啊主人。”她战栗着,紧绷着身体抵抗一阵阵的痒意,痒意被转化为酥麻的快感向小腹汇聚而去,惹得她忍不住呻吟。

    倪晔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却不理睬。他像在抚摸一个心爱的玩具,手掌在腰间的敏感区域停留磨蹭一番,如愿听到小狗更为难耐的轻哼。

    伍汐的臀部被掌心包裹,五指旋转抚弄着,从左边到右边,没有放过一处。随后左边臀瓣被掐着扯开,隐秘的花穴被莲蓬头喷出的水柱径直冲击着,说不出是痛是痒。她开始期待那只邪恶的手能再往下一点,再往旁边一点,让她的身体更热一点。

    “主人...想要。”从一开始就未被满足的骚穴早已被爱抚重新勾起了情欲,伍汐往两边挪动着膝盖,主动露出小口请求主人的赏玩。

    “之前还装矜持,发起骚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是不是?嗯?汐汐。”

    男人轻蔑的话语敲在伍汐心头,故意喊出的名字更是击碎了她可怜的自尊。伍汐觉得眼角有泪水滑落,被羞辱得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