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安全词(耳光,项圈牵引)

    倪晔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嗯”了一声,走进卧室,拿着从阳台衣架的挂钩上取下的黑色布料回到她面前。

    伍汐呼吸了一个来回,伸手去接,他却无意递给她,随手往沙发边上一丢。

    “现在,想一个安全词。”

    伍汐呼吸急促了,缩回手虚握搁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目光所及是他纯白的衬衣和上面的木质纽扣。

    她垂眸沉吟片刻,嗫嚅着说:“...小晔哥哥。”尾音轻得好像一阵风飘过,挑动得人心里一痒。

    倪晔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弯了弯嘴角,轻轻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把头抬起,好像小时候两人一起打闹逗乐那样,用另一只手促狭地捏紧她的小鼻子,待她下意识扭头躲避的时候松手,随手一巴掌落在她颊边。

    “躲?”

    伍汐正发着愣,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虽说这一下打得并不算用力,还是让她不知所措地慌了神。

    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同样的地方立刻又挨了力道十足的一巴掌。

    “唔...”

    她的脸颊瞬间泛红,猛烈的痛感消散后还残留着五指扫过带来的酥麻刺痛,头被打得可怜地歪到一侧。随即又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掐着下巴固定到原处,另一边又是“啪”的一声落下。

    “主人!呜...我不敢了!主人...”伍汐顾不得被掌掴的羞辱,惊慌地抬眼观察他的脸色,湿润着眼眶委委屈屈地道歉。

    倪晔淡漠地瞥她一眼,后退两步,手指超下面点了点。

    伍汐咬了咬嘴唇,上身前倾,膝盖滑落在沙发边缘的地毯上,跪直身子抬起被扇得发红的小脸仰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