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能抗拒诱惑那就享受它

    伍汐关上把自己摔在沙发上,脸颊依然泛着红,身体里一股乱流伴随着心跳蔓延到四肢百骸。

    不能再想了...

    伍汐挺身爬起来,跑进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丢到一旁,让莲蓬头里的水把自己从头淋到脚。

    她随着水流搓洗着手腕上的红痕,想起了自己被反绑着双手,不知羞耻地张开双腿,扭着屁股迎合他肆无忌惮的玩弄。她的思绪游离在外,无可避免地看到自己被他引诱,像一只被拖入野兽巢穴的猎物,被一寸一寸舔舐,沾染上他的痕迹。

    她又想到刚才离开之前,倪晔把她禁锢在他的身体与大门之间,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飘来的若有似无的清香。牛仔裤粗糙的布料陷进她未着一缕的裙底,摩擦出丝丝疼痛。即使是这种场合,她依然软了身子,淫荡地湿润了。他嗤笑一声离开她的身体,目光变得锐利,不再留情地一语道破:“何必骗自己,你明明很喜欢。”

    其实伍汐不是不承认,而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隐藏的秘密以这样的方式被撞破,不甘心自己满心希冀却得到这样的结果,不甘心再回想,自己如何在儿时玩伴的面前展示发情的模样,为了乞求更残酷的玩弄,宁愿放下自尊心扮演一只母狗。

    伍汐放松身体陷进被窝里,光裸的肌肤被包裹在一片温暖中。

    她把膝盖蜷起抱入怀中,一手从上方顺着胸口、小腹滑入双腿间。与其说是为了抚慰自己,倒更像是要想尽办法覆盖掉关于他的记忆。

    几下搓揉之后,她有些心急地撤出,将手指送入口中含吮,略显粗暴地用被唾液润湿的手指反复刺激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淫水悄悄流出挂在花瓣上。

    下身像被拧开了的水龙头越流越多,快感的阀门却是被封印了一般,任凭她翻来覆去地变换姿势也未能触及。

    伍汐投降了,回忆着他的动作将两指探入花穴,努力着始终不得要领。

    “啊——”她叹息一声,脑袋缩进被子里。

    倪晔打开门的时候,她还是昨天的装束,只是未施粉黛,头发有些凌乱,正面色紧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他倒也不算意外,侧了侧头示意她先进来:“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