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网调(禁欲,耳光)

    网调活动以每周一次的频率进行着,伍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说好听点叫食髓知味,说难听点就是愈发骚浪。调教中总是淫水不断自不必提,有时候只是跟Y的普通聊天,身体的开关也会不时被触发。

    从开始到现在,只用了不足一月而已。

    第一次的网调以伍汐的高潮结束,身体战栗着,下体的小嘴儿收缩着吐出淫汁,伏在床边抽泣,空闲的左手早已无意识地把床单弄得皱皱巴巴。说来她平时的自慰频率不算低,那次却只在Y的羞辱中高潮到流泪,虽是Y调教的缘故,却也不得不归功于伍汐这淫贱的受虐体质。

    被要求感谢主人赐予的高潮后,Y不再允许她自慰。伍汐也曾想背着Y悄悄自慰,却最终还是屈服于内心服从的欲望:连最私密的事情都被另一个人掌控的羞耻感,这不正是她苦苦寻觅的吗?

    苦苦禁欲的身体愈发敏感,上一次的调教中,伍汐恍惚间忘了Y的命令,将手伸向双腿间,被Y严厉呵斥后,惩罚她重重地扇自己耳光。脸上的疼痛丝毫没有影响到小腹下的快感,反而有股热流迅速汇集。直到她双脸通红,上面下面都湿漉漉地大声道歉,Y才允许她停下。

    “好乖,原谅你。”

    结束后Y叮嘱她去拿冰袋敷脸,轻声安抚着,直到伍汐的呼吸平静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伍汐就接到了Y的语音电话。

    “主人早安。”伍汐缩在被窝里,声音有些沙哑。

    “还疼吗。”

    “疼...”

    “还有呢?”Y戏谑道。

    “唔...想要”。”语气里撒娇的意味连伍汐自己都意外了一下。

    “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