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骚穴痒...想...啊啊.

    男人邪笑着,一把将她推倒。

    推倒在这个,她曾经做着春梦的床上。

    "你别这样...我妈在呢"

    男人没理搭,细碎的吻延着她的脸颊就像雨点一般落下。

    散落在她的耳朵,滴落在她的脖子,而男人的舌尖,轻轻地扫过她的锁骨。

    弄的她头皮发麻。

    最后,洒落在她胸前的那两团软嫩。

    男人亲的她酥麻颤栗,禁忌的地点刺激了她的感官。

    她咬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男人所有的触碰都在黑夜中变的清晰无比。

    黑暗刺激的她更加敏感。

    "我跟你说我妈在...啊...恩..."

    温热的舌尖舔弄着她两乳上面的敏感,搔痒的快感,绵绵密密的从中心点传开。

    "就是丈母娘在...才刺激?"

    路白低哑的逗弄,舌尖舔得更用力,乳尖传来强烈的快感,全部往她的小腹侵袭而去。

    "不要...这样不可以"

    夜晚,在她房里,可能被发现的危险,加总在一起,强化了男人触碰的刺激。

    她仿佛全身的毛孔都打开,更加的敏感,男人的触碰,就像恶魔一般诱惑着她往情欲中堕落。

    她的乳尖被含住,硬挺被温热不断的挑弄,她忍不住的拱起上身,想要更多。

    "呵...果然是身体比较诚实。"男人笑得很坏,舔得更加卖力。

    "姐姐是不是也觉得...这样...比较刺激"

    男人嘴上舔弄,手也往她睡衣里面伸去,轻轻触碰着她的大腿。

    大腿的内侧跟内裤的边缘,被男人用长指不断的撩拨。

    一下轻,一下重。

    撩拨的她全身战栗,撩拨的她...开始发骚,开始发痒。

    "姐姐想不想...不想的话..."

    "不想的话...我就回去了..."男人的话里带着笑意。

    嘴上说的跟手里动作完全相反,手指往肉缝中间的布料刺弄了下去。

    又是次弄又是旋转,薄薄的布料就这样慢慢地坎进了那根细缝里。

    "你..."

    陆白真的很坏,真的,真的很坏。

    "姐姐想不想..."男人舔上了她的耳廓,舔的她忍不住想勾上他的后颈。

    酥麻传到了她的颈脖,骚痒在她的颈间漫开。

    "痒..."小穴发痒,但她说得全身躁红。

    在这个空间里,就算是已经做过的事情都让人莫名害羞。

    她用脚微微沟着陆白的小腿,相信他能够明白。

    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被陆白摸,这件事情,刺激了她所有的感官。

    就好像在无形中,满足了她少女时的渴望。

    "痒了?用脚勾我...跟以前一样呢..."

    以前?

    "等等,你刚刚说的上一次是什么意思?"

    她推开俯在脖子边的男人,月光下,桃花眼里情欲已经很浓。

    "姐姐不记得了?"

    在内裤内的手指依然隔着布料慢慢地抚弄。

    "明明就说好要吃饭的...结果姐姐跑了..."

    "怎么能跑了呢...明明说好,要给我当高考的礼物的。"

    她听的心里一震...原来陆白,那晚真的有近她的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