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吃醋了,所以,要罚。

    等到她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陆姨在她家,而她妈已经煮好一桌两人爱吃的菜了。

    对于他们两个人突然回家,她看的出来,两位妈妈都还是挺开心的,在她妈妈在厨房里面忙活得时候,她盯着她妈的背影,心里突然一酸。

    是什么时候,她妈有了这么多白发了呢?

    她还记得她小时候,总觉得,既然家里面的气氛这么的不好,那她出去吧,等她长大出去吧,说不定就会好点了。

    结果还没有等到他长大,她的家,已经分崩离析了。

    后来她真的出去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跟她想的,其实不太一样。

    她长大了,也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的更好。

    等到他们上桌吃饭的时候,她妈还不断的叨念着。

    "哎,你从小就傻呼呼的,就莫名其妙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原本我是挺担心的,就是一直怕你也担心才没说,现在陆白跟你两个人在一个地方,那就好了,陆白可不像你,这孩子从小就稳妥又可靠,你俩人在那里能做个伴,我可就放心多了。"

    她听的心里更加发酸,这还是第一次她坚持要出去以后,她妈第一次对她说,不放心她。

    就在她觉得心里又酸又涩的时候。

    餐桌底下,她的大腿,突然被人摸了一把。

    她悄悄的瞪了陆白一眼,这男人是怎样?发情不分场合?

    而男人只是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又摸了她一把。

    这人!

    她碗里还端着陆白他妈端给她的鱼汤,他胆子真的还挺大。

    就这样,一顿饭吃下来,男人的手都不知道摸了她几把。

    而她也把男人的脚踩的几乎能肿。

    等晚上回到她那个久违的床上时后,她翻来复去,睡不太着,突然想到陆白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也突然想起,他们两个人还没有那样过的时候。

    她曾经在这张床上,梦到陆白对她这样又那样。

    那时候,陆白对她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陆白也曾经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对她有过那样的幻想嘛?

    现在她相信有。

    不过那时候的陆白,应该是没有的吧。

    毕竟她还记得陆白当初无论她怎么撩拨,永远都是那副隐忍克制的模样,甚至,陆白第一次握紧的拳头,还是她一根根的松开。

    她其实还记得那时候,她把少年的手指,一根根的扳开,放上她的乳肉,还在他的耳边吐息的说:"弟弟,你摸摸,姐姐的奶子,是不是很大。"

    现在回想起来,全身躁的火红,她有时候,都觉得当初的自己,莫不是被鬼上身,就是中邪了。

    有时候她都想不明白,当初的那种胆子,到底是谁借给她的。

    她怎么就敢那样的挑逗陆白呢?甚至怎么敢在顶楼对他这样又那样,做遍了所有的不应该做的事。

    甚至她还记得她第一次强吻陆白的时候,少年的嘴唇撞起来,是那么的硬,又那么的软。

    让她,后来放在心里怀念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