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真是,就是要人哄

    等到许欢坐上车以后,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陆白整个人,好像有些阴阳怪气的。

    不仅脸上没有一开始的笑容,一张脸,也臭的好像不知道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而且陆白一上车以后,便一把甩开了她刚刚一职苦苦挣扎的手。

    她想着刚刚被两人丢下的王翰,斟酌了许久,还是呐呐的开口:"你说我们两个刚刚就那样把王翰丢下来,会不会不太好啊?"

    "怎样不太好?"男人的语调,很冷。

    "不是,我就想,大家毕竟是老同学嘛,都那么久不见了,咱们就把他丢在那,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她诺诺的说,毕竟说起来,陆白跟王翰,也可以算的上市邻居。

    大家小的时候也都一起玩过。

    只是她隐约记得,陆白跟王翰,两个人似乎本来就有点不太对头。

    但是具体到底是为什么不对头,她也不太清楚。

    陆白沉默看着窗外许久后才蹦出一句:"怎样?捨不得?"尾音拉的高昂,语气酸到不能再酸。

    "什么捨不得?"她侧头看着嘴角拉的笔直的男人,好笑道。

    难怪有人说,男人比女人更难猜,这都什么跟什么,回老家这件事情,又不是她自己偷偷来的,这不是陆白安排的吗?

    而且她会见到王翰,就是碰巧,难道他还不懂?

    "恩?刚刚我看你看到都傻了,还忘了旁边有我,这还不算舍不得?"

    "还是说...看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喜欢有肌肉的?"陆白越讲越酸,许欢在一旁听的哭笑不得。

    她瞄了眼一旁的身边气鼓鼓的男人,他是不是一瞬间忘了自己也有肌肉。

    她想了想,故意默默地说了句:"是挺喜欢肌肉,女人嘛..."

    话才刚说,陆白就转过头来瞪了她一眼,还是带点委屈的那种。

    她笑了出来,扶住椅垫,凑到他耳边说:"若是不喜欢,干嘛每次都摸..."

    不得不说,陆白的腹肌,手感可好了,每次都让她摸的离不了手。

    男人听到了她说的这句话,才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又伸出手拉住她的手。

    真是,就是要人哄。

    "吃醋啦?"她笑笑地望着男人,总觉得这时候的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小奶狗,总是用一种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她的那种。

    "才没有。"男人嘴硬,回的飞快,但却压不下嘴角扬起的笑容。

    "以后不要再随便对着人笑了。"

    男人将她的手捏了紧了些,她不禁觉得好笑的说:"笑一笑又没什么,你当我是你啊...笑一笑都会招来祸。"

    "招来什么祸?"男人一脸好奇地转头看她。

    "那是你不知道,谁不知道呢,公司新来的副理,可是最多女人想推倒的对象..咱们副总只要在公司对谁随意笑一笑,就能招来祸。"

    她一边打趣的说一边滑着手机的屏幕,没发觉一旁陆白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