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喜欢听话软萌易推倒的

    隔天一早上车的时候,她没踩稳,往后面跌了下,陆白一边扶着她,一边凑近她坏笑的说:"腿软到现在?不至于吧..."

    她转头瞋了身后的男人一眼,这人...现在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也是,昨晚他都敢在那个房间里压着她把那木板床撞得嘎嘎响,他还有什么不敢说。

    等她们两个终于抵达老家以后,一下车,陆白就紧紧拉着她的手。

    十指交扣的那一种。

    拉的她又羞又觉得有点脸红。

    "哎...咱们俩个这样拉着影响不太好吧"她跩着手,小小力的试图想要挣脱。

    "嗯?你是初中生?"陆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当然不是,你在说什么?"这人,怎么老是说那种让人听不懂又莫名其妙的话,她继续小小力的想要挣脱。

    "嗯?既然不是初中生,那是要影响什么?"男人的嘴角上扬,戏谑地看着她,就好像想看看她可以有多彆扭。

    "不是......"许欢看着他的眼睛,说话的声量开始变的唯唯诺诺"不是...你想想,这里是咱们老家,万一被认识你妈,还是我妈的人看到了,那影响得有多不好啊?"

    "不好?"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假装没听懂。

    "是啊!你是不懂,有些叁姑六婆有多喜欢说间话,每人一口沫,那是用淹的都能淹死你。"

    许欢再度甩了甩手,依旧无法挣脱。

    "这样不是很好?"男人看着她,笑的挺坏,一隻大手将她握的更牢。

    "好什么?"她瞪了一旁的男人一眼,这人,就是故意不让她挣脱。

    "你是不是忘了...这次回来,本来就是带姐姐来见婆婆..."陆白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这男人,她...她真的讲不过她。

    "你还是小时候可爱多了"她想了很久,怼的出这句话。

    "姐姐喜欢那样的啊...原来"男人的尾音故意拉的很长。

    "哪样?"她侧头看着男人,却对上他的充满嘲笑的桃花眼。

    "喜欢那种......听话软萌易推倒的。"男人俯下身,凑向她的耳边,轻轻笑着说。

    她捶了一下陆白,正要开口跟他怼的时后,突然听到有一个男人大喊了一声。

    "唉!许欢"

    她一转头,只看到喊她的是一个壮硕的男人,跟他们离约莫叁米,

    男人看她转过头来,一张黝黑的脸笑的阳光灿烂。

    "这不是许欢嘛,咱们这是多久没见了阿。"男人的笑容扯得更开,是那种带着阳光的帅气笑容。

    这个人是谁?怎么好像还一副跟她挺熟?

    她正纳闷着,对方看了她一脸茫然的模样,便开口笑道:"我是王翰阿,你不认得我拉,咱两个高叁可是同班了叁年阿,我是你那时后的数学课代表王翰啊!"

    脑中有一些模煳的轮廓,随着男人的话清晰了起来。

    王翰?高中的数学课代表?

    她对王翰有点印象的,一来王翰跟他们是同个小区的孩子,从小大伙就熟,二来她跟王翰还当了叁年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