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那里不行...啊啊啊(H)

    温热的舌尖就这样骚过她的肉缝,舌尖的粗砺一下下的舔拭着她最敏感的花肉,小穴按耐不住的缩了一下,黏腻的汁水从花穴最深处中涌出。

    陆白查觉到她的颤慄,轻轻地笑了一下,大手按压住她的臀肉,让口舌更加贴紧她的敏感穴肉。

    "阿...不要,不要舔那里..."灵活的舌头鑽入她的穴口,一抽一插地逗弄,就好像两人在性交那般。

    "哪里..."男人的嗓音暗哑又带着情慾,大手将她的臀肉压得更紧,舌头每一次深深刺入时,还故意反复地舔舐着嫩穴周围的每一层嫩肉,男人的力道越来越强劲,边旋转边刺弄着她的骚肉。

    "呵...啊啊啊...啊"

    突然大手将她的花肉用力上翻,敏感又红肿的阴蒂就这样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男人用牙齿左右轻啃的舔拭着她肉豆,畅快和难受的感觉相互焦灼,爽得她流出更多汁水。

    "不...不要..啊...不要这样"酥爽弄得她想躲,穴口的深处泌出细细麻麻的骚痒,阴蒂被舔的又麻又爽,又觉得不够。

    大手牢牢按压不让她躲,她扭动的结果,只是将自己的媚肉更加往男人的嘴里送。

    "姐姐好敏感...水好多"男人的嗓音又坏又哑,长指将花肉的两办撑开,男人的气息喷上了她的穴口,然后是男人的唇紧紧地含住她的花肉。

    "啊...哈......嗯...啊"

    越来越强的酥麻刺激着她的感官,她无意识的开始扭动腰部,像是抗拒又像是迎合,小穴不停的收缩,男人用力又贪婪的地吸允着她的穴口,快感不停的席捲而来,花水越流越多,身下一声声啧啧水声响起,分不清楚到底是男人的口水声还是她的淫水声。

    "不要...不要了..."她伸手扶着陆白的头,又舒爽又难耐的承受着陆白一下下的舔弄。

    "不要...还流那么多水..."男人坏笑的说完,舌尖更加卖力的舔弄。

    男人的唇舌将她体内最深处的渴望全部勾出,累积的快感无处发洩,她只觉得自己情慾越涨越高,即将崩溃。

    就在许欢觉得自己即将高潮的时候,陆白突然退开了点,一双掺着情慾的桃花眼看着她说:"姐姐记不记得...我说了要来洽公..."

    男人的下颚沾着水润,让人看不清楚究竟是他自己的唾液还是从花穴上沾染的淫液。

    小穴的骚痒让她整个人迷失在情慾中,她无法思考,只能扶住陆白的肩微微点头。

    而陆白的桃花眼染上一丝邪气,从浴桶旁的椅子上摸出了一个东西。

    摊在大手上时许欢才看清那是一支做得像是玉器的按摩棒,而特别的是,按摩棒小的那一端,是一个可以分岔的设计。

    "姐姐...我们试试..."陆白的嗓音带着压抑的慾火,她就在又害臊又期待中让男人将按摩棒一点一滴地推入她的穴口。

    桃花眼里染上浓烈的情慾,龟头就这样缓缓地插入湿润的穴口,有点热,又有点烫,陆白缓缓地一抽一送...将半根按摩棒都推送了进去。

    "啊.....好深"

    按摩棒特别的长,她几乎可以感受的到圆头的那一端顶到了她的花心,她被刺激的再度抓住了陆白的头。

    男人笑了一下,毫不掩饰眼底的慾念,就这样开始在她的穴口一抽一送,按摩器散发着骇人的温度,让她的花肉不由自主的紧缩,而那分岔的阴蒂震动头开始震动,就这样一下下的刺激着她的阴蒂。

    "阿...哈...啊啊...不要...啊啊啊"

    激烈的快感让她想将双腿夹紧,阴蒂传来的刺激让花穴不由自主的紧缩,而每次穴肉一缩一缩夹着按摩棒的时候,穴肉又会被那热烫烫的酥麻,烫的绞弄。

    "啊啊...拔出去...啊...哈...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