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姐姐...是不是想要我摸这裡

    昨晚陆白让他们两个人在那个小镇的找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旅馆过夜了。

    旅馆的房间做的很有风味,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古代的浴桶。

    当她两个人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浴桶中时。

    她看着泡在水里露出锁骨的陆白,觉得自己突然满脑子黄色废料。

    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比平常都美味许多,而她满脑子都是自己看过的那种古风肉文,王爷王妃,俩人,浴桶。

    感觉无论如何都应该都应该发生点什么。

    但是没有,陆白就好像突然变成一个正人君子一样。

    就这样轻轻的帮她擦着背,用温热的水一下下的往她身上舀。

    脑中的想法越来越多。

    她开始觉得自己渴望,很...渴望被陆白触碰。

    她该怎么做?

    主动摸他?亲他?挑逗他?

    明明两个人什么都过,为什么还突然觉得那么害羞?

    她是不是,要假装不经意的往他那里伸出手?

    还是她应该直接搂着他的脖子,然后咬上他的耳朵?

    还是她要藉由擦背的藉口,让自己的小手在他身上到处游走?

    该如何开口?

    要不要...我帮你刷背?

    心理转过万千个念头,她一边偷瞄着一旁的男人,心头开始蔓起了慾火跟一点点的怒火。

    不是,为什么这男人平常那么色,现在却对她半点反应都没有?

    还是就像别人说的,吃过以后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推倒以后就不新鲜了?

    他们两个人现在可是全裸坐在一起阿,陆白怎么能够什么反应都没有!!!

    "姐姐...怎么了?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陆白似笑非笑的说着,蒸气让他的两颊泛起了红晕,桃花眼里染上了水气,一脸妖媚,看起来一副美人入浴的的样子。

    看的她...喉咙滚动了一下。

    "...我用什么样看你?"她隐约可以听到自己的吞嚥声。

    陆白朝她靠近了点,温热的气息吐到她的脸上"用一种...想非礼我的眼神。"话里满满的戏谑。

    男人一副打趣的模样突然看的她心里莫名起火。

    行!可以!

    不要就不要!

    她转身背对着陆白,没兴趣就没兴趣,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大龄处女了,也不差这一回。

    她拿起一旁的小方巾将自己擦个乾乾净净,准备起身。

    这男人这么喜欢泡澡就去慢慢泡吧,她要去睡了。

    都是大人了,她就不应该做那种小女生的梦。

    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好不容易互表情衷以后,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把女人压在床上吻,门才刚打开,俩人的衣物就散落了一地,然后男人几乎没办法在等,把女人压在门上,已经硬到不行的东西就这样插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