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塞进她的小穴里

    等到她俩做完以后,她趴在陆白的身上不断的喘息。

    心理默默地想着,天啊,她有罪,她又纵慾了,她完完全全被陆白带坏了。

    回想着她刚刚的浪叫跟呻吟,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脸去面对她的邻居。

    她怎么被陆白弄得这么骚,这么浪。

    而且男人要她要地又狠又重,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全身软绵,连抬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人家说小时候不懂事是真的,她就是太年轻眼瞎。

    什么清纯禁慾,什么浑身上下散发出高岭之花的冷冽气质。

    全部都是骗人的!

    色魔转世!陆白这个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色魔,超级无敌色的那样一种。

    而且只要一想到她们每次做完,陆白都一脸满足,她则是被操到晕眩,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碰到千年男妖精,专门吸取阴气的那一种。

    只要一想到,陆白昨天晚上,让她坐在餐以上高潮了无数次以后。

    她好不容易以为陆白终于要射了,还使劲全身最后的力气,让自己的小穴紧紧的咬着肉棒,努力的收缩小穴,嘴上叫的淫荡,就是为了让男人放过她。

    男人的肉棒插的飞快,她也抛开所有的脸面跟矜持,用双腿紧紧夹住陆白的腰。

    嘴里的淫叫声骚浪到她都不想承认是她喊的。

    什么骚话她都说出口了。

    "好舒服....啊......不行了...小穴要被插坏了"

    "啊啊...好棒...射给我...射给小骚穴...啊"

    这种骚话她都不知道说了多少,结果陆白不但没有射,还把那根粗硬就这样拔了出来。

    缠在陆白腰上的两腿都软了,而男人还笑笑地对着她说:"姐姐,你想不想吃生菜沙拉。"

    做到一半?吃生菜沙拉?这句话让她一时没弄明白。

    结果不到五分钟以后,她终于了解何谓,生菜沙拉。

    陆白把她冰箱里面的小黄瓜,切的一条条,就这样,塞进了她那还不断渗着淫水的穴口。

    黄瓜被刨的都是锯齿状,陆白坏笑的拿着黄瓜在她敏感的穴口里来回抽送,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高潮了几次,只知道男人挑逗的她几乎要疯。

    粗刺的黄瓜皮一次次的摩擦到她已经高潮无数次的嫩肉,那种刺麻刷着她湿滑软嫩的穴肉的时,小穴处捲起了另一种异样的快感,让小穴内开始有说不出的骚痒。

    就好像又饿又骚,贪婪的吃不饱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渴求什么。

    当时明明就有东西在插着自己的骚穴,但是却觉得又爽又不够,快感被一层层的勾起,那个当下她想要更多,想要更激烈的被桶。

    而陆白拿着黄瓜插着她骚穴的手动的飞快,淫水喷飞在黄瓜跟男人的手上,陆白脸上却镇定的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