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湿滑的肉穴抵上硬烫的圆头(H)

    另一头的少年听到他妈说的晚餐邀约,先在房间默默待了一会,渐渐平復呼吸,松开手上拳头后,才跟他妈去隔壁赴约。

    两人来到了许家的饭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纸条。

    "陆姨,你们吃,不好意思,同学有急事找我,桌上有我拿回来的特产,你们拿去吃。"

    男孩看着这张纸条,一阵冷笑。

    是!她逃了。

    她也知道她的藉口彆扭又幼稚,但是她现在真的还没想好怎么面对陆白,怎么…跟他道歉。

    她现在一想到陆白,就会想起那天他在冷风中露出那种信任被伤透,却又抛弃所有尊严寻求怜悯的眼神。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故意那样狠狠的伤害他。

    想起那一声的"姐姐…"她内疚又心疼。

    回家的这几天,她早出晚归,想尽办法躲着陆白,她甚至不敢待在家里,怕她来赌她,最后她改了买好的票,提早了归期。

    她妈对他唠叨了很多,她只能闭嘴,她有说不出口的缘由。

    最后,一直到她要回程的前一天。

    睡的迷迷煳煳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垄罩在她身上,压住了她的手腕。

    恍惚中她看不经处男人是谁。

    但是她闻到了陆白的气息。

    男人低下头,用嘴含住她的柔嫩,用舌撬开了她的小嘴,这是一个又情色又极度侵占的吻,男人舌间粗暴的鑽入口腔中的每一处,用力舔着每一处软肉,深深吸允着她的口腔,还咬了她的舌尖,模彷性交抽动的动作。

    男人的喘息越来越沉重,她被吻到几乎快要无法呼吸,而嘴里的舌头还不断的撩拨她口内的每一处软嫩。

    身下是男人沿着睡衣的下襬伸进去的大手,薄茧的手指碰触到她时让她浑身一震,而胸前的那处柔软,很快被一隻大手揉搓,手指反复在她最敏感的那处挺翘搓揉。

    刺麻感让她无法压抑,口中溢出"嗯…啊"的娇吟。

    随即身上一凉,男人将她的衣摆掀起,湿热的唇舌延着她的脖颈往下。

    等她颤慄不已的时候她才发现,胸前的乳粒已经被薄唇吸允,男人的唇舌对着那处嫩红又舔又吸,弄得她身下发麻,而男人的膝盖抵着她那正泌出汁水的敏感,轻轻抚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