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她还吞了他的精液

    那天陆白露出的受伤神情,确实让她再下一次回家的时后,犹豫了一下。

    但是后来她仔细想想,又不是只有她做错事。

    她这个叫做让他们感同身受,所以她还是回去了,没啥好怕了,她就不信了,他现在应该恨死她了,这种事情说出来,对他有啥好处?

    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就这样她还是回到了家里,而走近客厅的的时后,眼前的景象让吓到下巴差点掉下来。

    她看到他妈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看起来就像陆白妈妈。

    这是啥情况?正宫跟小叁联手弄死渣男?不是吧。

    而且她妈抱着陆姨,哭的可怜,而陆姨则是一脸气愤的安慰着她,不知道的以为她两一对。

    "陆…陆姨"她出声,不然没人眼里有她的存在。

    "唉!是欢欢回来了阿!阿姨好久没看到你了!你说你这孩子,念,干吗非要跑那么远呢?"

    她妈没应,就让陆姨说着,她一脸错愕,她为啥觉得,他妈跟陆姨两人,好像似乎很熟?

    "唉!你陪陪你妈吧,阿姨给你拿点水果"

    陆姨自径走去厨房拿了水果。

    她赶紧一屁股坐下,噼头就问她妈:

    "妈,怎么回事?你怎么跟陆阿姨这么熟?"

    "我两本来就很熟啊!"她妈一边抚着眼角一边跟她说。

    "不是!那个…那个…你俩怎么会熟?你俩不是那个…那个情敌吗?"

    她说话都开始结巴,她本来想说陆姨不是那狐狸精吗?但顾虑人家还在她家里,还一副跟她妈谈好结盟的姿态。

    "噗!欢欢你说那是几百年前的事呢,阿茜你也够叁八的阿,这种陈年破事都敢说给女儿听。"

    她一脸错愕的回头望着边吃番茄边说话着的陆姨,她觉得她脑子不好使了,陈年破事?啥意思?现在两人不是还在这里抱头痛哭?

    她转头一脸疑惑的用眼神直问她妈,但她妈只看了一眼就闭口不说话。

    "唉!让陆姨跟你说吧,你不提陆姨都快忘记这些破事了"

    陆姨走了很久以后,许欢还傻傻地坐在客厅中,久久无法回神。

    她真的觉得,她现在脑子不好使了,有问题了。

    刚刚陆姨跟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