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她,就是抛弃小狗的主人

    什么都不说走了以后,许欢原本以为自己会觉得很爽,有所谓报复的快感。

    但是其实也没有,还有点难以言喻的感觉。

    就好像一场很长很长的春梦,结束了。

    偶尔一个人的时候,她会想起陆白每一次情动的水润眼神,喘着气红着脸喊她"姐姐…"黏腻又温柔。

    有时候,她会在梦里梦到那些她也情动的种种。

    不得不说那些顶楼时光,她撩拨着,也享受着。

    更不要说后期陆白对她的那些抚弄,身体的反应遍不了人。

    他的大掌往往弄到她春液氾滥,唇舌更弄得她晕头转向。

    她是个成年女性,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她对自己说。

    她回到了校园,回打工的地方报到,开始充实又忙碌的生活。

    入学时她有一个好姐妹是个白富美,虽然脾气直,但跟她特别处的来。

    白富美过不惯寝室同居生活,让人去打点一下便搬了出来。

    许欢有时候下了班,便去她那里过夜。

    这一天,她刚从白富美那吃饱晚饭要回宿舍时,便接到室友的电话。

    "欢欢啊!你在哪阿?有个人来找你,他在大门口等了一天阿!"

    "啥!?"这啥跟啥,说的是人话吗?她怎么没听懂。

    "哎,你快回来吧,昨天我就看到他到处问着人找你,本来想说你下班就回来了,就让他等等,结果刚刚我回来居然看到他还坐在那,你快回来吧,这天多冷阿!"

    挂完电话,她心里觉得奇怪又狐疑。

    应该是认错人吧,许欢,这个名子也不是说很稀奇。

    她在这里无亲无故,家里离这一千叁百多公里,谁能来找她。

    就在她走到宿舍门口,看到坐在那里的人时,手上袋子掉到地上。

    她低下头,想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准备捡起袋子拔腿就跑。

    随即,一隻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手掌传递过来的冰冷沁透了她的骨骇,让她全身发凉。

    她抬起头,看到男孩平常清俊冷冽的美颜,被冻的霜红,身上穿着一件看着不太保暖的大衣,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