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讓弟弟的肉棒插姐姐的騷逼(H)

    再过几天,她依然每天这样把陆白玩弄的面红耳赤,下身硬胀难挨。

    每每都要弄到男孩喘息急促不已,嘴里溢出一声又一声的浓浓喘息。

    她常常一边吻他,一手从裤子外面揉着他的裤档,一手摸自己奶子。

    对着他说:"骚逼流好多水了…想给弟弟的鸡巴插""奶子好痒,想要弟弟舔"

    说的更多的是,附在他耳边跟趴在他胸口上的每一句,陆白,我喜欢你。

    每次她都用乾净的眼褚望着他,说着真诚,说的诚恳。

    然后享受着男孩一次比一次还悸动的反应。

    许欢要回学校的倒数十天。

    她先狠狠吻着陆白,吻到他双眼腥红微喘的时,将头埋在陆白的胸前遮掩自己脸上的红晕。

    她掰开他的裤头,摸进他的内裤,握住他那胀硬过无数回的肉棒。

    当柔嫩触碰到那上面的青筋时,她感觉他全身抽颤,那早已勃起的粗硬更是抖了一抖。

    小手轻轻握住肉棒,套弄到最前端,最前端的圆头,紧紧抵着内裤,简直快要把内裤撑破,她将硬烫握紧,轻轻套弄了起来。

    "嘶…"

    男孩急促的喘息,忍不住溢出满足的呻吟,他握拳的手臂都冒出青筋。

    "弟弟…姐姐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姐姐喜欢你。"她说的甜腻又诱人。

    她抬起头,胸前的软嫩贴着他的坚硬,压出诱人的线,

    脸上的红晕给了她更多的真实性,一双真诚的杏花眼也染上情慾的眼神,勾着陆白。

    回应她的是男孩低头猛烈的叼住她的嘴,狠狠的吻了下来,吻的又凶,又重,握在手上的腰紧的像是要将她压碎一般。

    男孩主动的吻比她们之前的每一次还要凶猛,像是要吞噬她一般.

    胀硬的黏腻在她手里喷出来的时候,男孩两手紧紧抱住她,止不住浑身颤抖,轻轻地喊她:"姐姐…"

    那是陆白第一次叫她姐姐,第一次承认了两人的关係。

    接下来的每天,换成陆白到处在堵她。

    看到她买东西会主动帮她提,给她送暖暖包,找藉口给她送吃的,放学的时候刻意在她身边徘徊。

    眼神开始围绕着她转。

    陆白看着她的时候,眼里有了星星。

    每一次的早晨,陆白都把她吻的又凶又狠,再用那双漉漉的眼神看着她,流出不捨。

    屋顶上的每一次,从她小手的套弄,换成越来越多是陆白在她的小手里顶撞。

    离开的前叁天,她披个长外套,陆白坐着,被她押在身下。

    地板上又冰又冷,而陆白露出的粗长,又胀又热,马眼滴着汁水,上头圆柱硕大。

    她抱着陆白的脖子,用早已流满淫水的内裤不断的磨蹭陆白的阴茎,而陆白的嘴里含弄着她的乳

    肉,另一隻骨节分明的大掌则是揉捏到饱满的乳肉都溢出指缝。

    她不断娇吟:"阿…好舒服…姐姐被弄得好湿…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