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原三雅 - 第1章 001章宅男的上午日常 末日游戏online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2019年7月6日,上午9点,天气晴。

    洛克福德近郊,安静的卧室内林克悠悠醒来。

    随着意识的渐渐清晰,他感到脑袋昏沉,还在一紧一松地持续疼痛。

    “法科,”软软瘫在床上,他一时间无力起床:通宵赶稿实在太磨人了,睡了一晚上居然还头疼脑胀,身体也发软,千万别生病啊。

    愣愣地看着窗帘在空调的微风下轻轻飘舞着一角,一缕调皮的阳光趁机溜进房间,洒落出一跳明亮的光条。

    茫然走神好一阵,昏沉胀痛的脑子和软绵无力的身体有所缓解。

    掀开薄毯,走进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林克终于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换上干净的t恤短裤,耷拉着拖鞋,吧嗒吧嗒走进客厅,打开电视:“……最近,全国各地出现了一种疑似新型狂犬病病毒,感染者有明显的攻击倾向,遇见这种情况,请大家尽快拨打报警电话,寻求帮助……”

    林克木然地看了一眼电视上,那正襟危坐,满脸严肃的男主持,咧嘴呵呵:“狂犬病?怕是穷病吧。”

    随手降低音量,摁下遥控板,换到24小时播放新闻的abc电视台。

    电视是获取外界实时资讯的有效渠道,但他又不喜欢太吵,所以音量小一点,听到多少算多少。

    转身走进厨房,林克开始给自己准备早餐。

    煎鸡蛋、火腿,配上生菜、西红柿,就是一份合格的三明治,用时也就几分钟。

    客厅的电视里,断断续续传来一些词语,秩序、慌乱、病毒分析等等。

    似乎还是那个狂犬病的事?林克脑中闪过这个念头,旋即抛开:脑子这么难受,没必要去思考这些制造出来吸引眼球的新闻,反正自己是宅男,一百米范围内别说人,连条狗都不存在。

    大口吃掉三明治,身体发软的状态也略有好转,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应该是昨天赶稿,没吃什么东西饿的。

    做三明治多出番茄加上鹰嘴豆、香菇丁、胡萝卜丁、酱料腌制入味的牛肉片,摊在电饭锅内胆的大米层上,掺上没过大米一厘米的冷水,放回电饭锅,关上盖子,按下启动按钮。

    午餐也有着落了。

    每一天,做饭都是一件“复杂”却又必不可少的任务。

    只有自己做饭,才能用最少的钱提供足够均衡的营养。

    为此,他不惜专门入手了一个全新电饭煲,五年内煎炒烹炸煮的任务都可以交给它。

    从咖啡壶里倒出最后一点热咖啡,加上大半杯牛奶,两勺白糖,林克走到客厅。

    电视上,变成了一男一女俩主持面色激动地叽里呱啦,背后大屏幕上是一张街景,一大堆红红绿绿的马赛克完全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但围观者的表情,证明又是一起惊爆眼球的新闻。

    林克不耐烦地再次降低电视音量,才去窗前的椅子坐下。

    屋外一片开阔,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绿树荫荫,花草遍地,一片幽静安宁。

    搬来这里实在是个正确的选择!安静又祥和,也不用变成新闻上的马赛克,不枉费自己花的这一大笔钱。心中如此安慰自己,他喝下一大口咖啡。

    苦涩与甜蜜掺杂在浓厚的奶味里,味道好极了。

    不知不觉间,他又有点困了。

    将咖啡放到旁边小桌上,拉起薄毯盖在身上,林克打了个哈欠,靠进椅背,闭上双眼。

    平日里勤劳地工作,不就为了这一刻舒适地偷懒么?

    睡去不知多久,林克突然醒了过来。

    茫然片刻,他才明白是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了自己的……呃,好吧,刚才并没有做梦。

    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向窗外,下午的晴朗彻底消失,阴沉的天空正飘着细密的小雨。

    一个女人正一边惊恐的尖叫声,一边拉着个年轻的女孩,跌跌撞撞跑来。

    大小两个女人身后,跟着一个同样跌跌撞撞的白人中年男子。

    林克眨眨眼:这是……家暴?

    这一男两女是他的邻居,住在百多米外的另一栋平房里。

    男的叫山姆-鲍勃,三十七岁,是洛克福德那里机场的中层管理,工作稳定,收入不错。

    两个女人一个是鲍勃的老婆迪莉娅,二十八岁,另一个是他女儿卡米拉,十五岁。

    说是邻居,但两边的交集并不多,也就他刚搬来时上门打过招呼。

    这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

    一旦新邻居看着不像好人,鲍勃老婆迪莉娅的社区居委会委员身份就有用武之地了。

    不过林克是亚裔,十九岁的他身高才一米七出头,体重一百一十斤,容貌在美国平平无奇,看着就没什么威胁性。

    在搬来的这两个月里,他除了礼貌性地回访了鲍勃家一次,然后跑步、购物,就很少出门。

    偶尔遇见邻居,他也只是点头、咧嘴假笑,就算打过招呼,礼貌而疏离。

    鲍勃一家也就安心了。

    有一个宅男作邻居,比一个团伙成员作邻居好太多了。

    双方不太熟,因此脑袋还有点疼的林克一时间只以为是家暴,喃喃一声:“平时好像没见鲍勃打老婆啊。”

    但他忙着写稿赚钱,不可能时刻关注百多米外邻居的家庭生活,真家暴他也很难留意到。

    管?还是不管?这是个问题。

    大多数人都不太愿意掺和家暴。

    这不全是人情冷漠,而是很多被家暴者事后会改口。

    到时候制止家暴的好心人,就变成伤害他人的被告。

    尤其是林克住的这种郊外,几百米内就鲍勃一家和他,被反咬一口真的说不清。

    心中犹豫着,他却立刻起身,转身掀开客厅沙发前的地毯,拿开一块长条木地板。

    一把霰弹枪就出现在木地板下的长条空洞中。

    抓起枪和旁边的子弹,林克倒转枪身在膝盖上,左手两发一组,快速从底部飞快塞进去六发。

    最后犹豫了下,他还是填上一发豆袋弹,这才起身来到窗户前。

    这时,鲍勃一家已经跑到二十多米外,迪莉娅口中的呼喊变成了林克的名字。

    林克皱了皱眉头:这叫得跟杀猪似的,难道是鲍勃的第二任老婆也绿了他,这男人终于承受不住打击崩溃了?

    ————

    ————

    (本书在起点中文网发布,新书期间,请大家前来收藏、推荐票支持。

    老冰是成年人,这些……俺全都要口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