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词 - 楔子 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六月的一天,晴朗而炎热,时钟敲过十七下。

    夏听南的母亲在微信上问她怎么还没回家,夏听南跟她解释自己刚好错过一班公交,现在还没等到下一班。

    太阳刺眼,夏听南有点困倦,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往下掉。

    最近图书馆里事情很多,上午还好,一到下午就忙得喘不过气,而且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全年无休,她甚至有点后悔考了这个岗位,而且单位里最近还在抓他们的党史学习情况,夏听南还要花时间学习。

    十分心累。

    旁边是郁郁葱葱的行道树,车站里站了不少人,看上去都有些着急。

    又过了没多久,公交终于来了,夏听南迫不及待地上车,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她直直地走向最后一排坐下。

    左前方坐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黑色短袖的男人,微微垂着头,修长的后脖颈完全暴露在夏听南的视线中,看起来在小憩。

    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下半张脸,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帅哥。

    她掏出手机,用手里的书挡着,暗搓搓地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陈茜。

    夏听南:你看这个,好像很帅。

    陈茜:哇,好有气质!有没有正脸?

    夏听南:没有,这我哪里敢去拍。

    陈茜:算了,说不定眼睛长得不好看呢![龇牙]

    陈茜:不过总有一点点眼熟的感觉。

    夏听南又点开自己拍的照片看了看,忽然觉得这半张脸好像是有点眼熟,浑身的气质也十分熟悉。

    她的眼皮跳了跳,又往那个方向看去,并且调整着角度看对方的的整张脸。

    不会这么巧吧?他不是在别的市工作吗?

    尝试了几次依旧只看到一个下巴之后,她放弃了挣扎,继续看手里的书。

    高峰期的时候交通十分堵塞,前面有几辆小轿车绿灯了还不动,司机不耐烦地按了一下喇叭。

    她下意识抬头往前看,下一秒就看清了鸭舌帽帅哥的脸。

    夏听南:!!!

    靠!

    最近局里的事情很多,又到了年中报材料的时候,徐秉然几乎天天留下来加班,今天总算可以准时下班。

    他在车上闭着眼休息,要不是司机这一声喇叭,他可能已经睡着了。

    夏听南看到徐秉然抬起头拉开旁边的窗帘往外望了望,然后又往她这个方向转头。

    她默默低下头,拿起手上的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徐秉然余光看见角落有一个人居然不是电子设备低头族,而是拿着一本他十分熟悉的书籍在看时,稀奇地抬了抬眉。

    挡着脸的夏听南心想:真是见鬼了,还真是徐秉然,他怎么在这儿?

    她把书稍微放下来了一点,发现徐秉然居然把头完全转了过来,她顿时把自己的头低得更向下了。

    徐秉然盯着那本黄皮红字的书看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转了回去,不再往夏听南那边看,而是站起来走到下客门,准备要下车。

    夏听南这时候才敢完全露出眼睛,紧接着她发现自己也要下车。

    没来得及想清楚怎么办,司机已经把车停下来了,徐秉然没什么犹豫地下了车,夏听南则匆匆忙忙地跑下车。

    一下车她就寻找徐秉然的身影,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他。

    徐秉然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人和她说……

    夏听南有点心虚又有点郁闷,不近不远地跟着徐秉然。

    徐秉然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跟了一个人,依旧闲适地走着,偶尔扶着脖颈仰一仰头。

    夏听南看到这个熟悉的动作,也不由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说到这个动作,那是徐秉然从小做到大的,他一直很喜欢看书,年少时夏听南好多次爬窗翻到徐秉然的房间,都能看到他安静地坐在床上或者书桌上看书,看到她过来就抬头看她,然后扭扭发酸的脖子。

    两个人进了同一幢楼,脚下灰色的水泥地,楼梯的扶手被重新修过,牢固了很多,不会再发出吱呀的呻吟。

    夏听南压着步子跟在他后面,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贼,回家还得偷偷摸摸的。

    听到徐秉然家门关上的声音,她才一溜烟跑回了家。

    夏爸正在客厅打电话,看到她后笑了起来,刚想说话就看到她又一溜烟跑到厨房里。

    “妈,徐秉然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妈妈炒着菜回她说:“我没和你说吗?他都调回来两年了。”

    夏听南傻了:“你怎么都没告诉我。”

    “你也没问啊,而且你们两个关系不是一直很好吗,他回来你怎么不知道?”夏妈很自然地说道,“快点,要吃饭了,赶紧帮我把菜拿到餐桌上。”

    夏听南端着盘子嘀咕:“我怎么知道……”

    吃饭的时候夏听南还是十分疑惑:“为什么我回来两个月了,一次都没碰上他?”

    她在大学所在的城市工作了叁年,受不了压力就通过事业单位招考考回了家乡,虽然现在的工作偶尔也会劳累,不过的确比以前愉快了许多。

    夏妈妈说:“警察多忙你不知道?天天加班值班,哪像你迟到早退的。”

    她否认:“哪有,我就踩点而已。”

    “对了,改天喊秉然来我们家吃饭,看他这么忙我都心疼。”夏爸说着,“秉然真的不容易。”

    “嗯。”夏听南戳着米饭心不在焉地应道。

    想到徐秉然,夏听南的情绪就很复杂,一方面小时候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她以前很黏徐秉然,另一方面徐秉然喜欢她,还追了她好几年,但她的确不喜欢徐秉然,再加上两个人冷战了几年,如今总感觉有点尴尬。

    晚上她在房间的书桌前看学习书目,眼睛总是忍不住往窗外望,人的心理暗示是很奇怪的,之前不知道徐秉然原来已经搬回这里了,现在知道了,夏听南就有一种错觉,好像总是能听到隔壁的动静。

    她又看了一会儿书,发现自己实在是看不进去,于是干脆去洗了个澡,换上前几年买的少女风睡衣,然后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

    刚看没一会儿,她听到窗外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像是从徐秉然家里传来。

    夏听南到底没忍住,又爬起来轻轻地打开窗,竖起耳朵去听旁边的声音。

    记忆中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响起,夏听南又往外探头,看见洒着灯光的小阳台,有一个半蹲着的影子,拉得有些长,失去了原来的形状。

    徐秉然正在和同事打电话,商量这个星期要上交的材料。

    “徐大,你那边什么声音?”

    徐秉然往阳台看了看,“没事,不小心把杯子摔了。”

    “那报表里的数据要怎么……”

    徐秉然耐心地把地上的碎渣整理好放进锡纸里,再丢进垃圾桶,他走到阳台往旁边的窗户看了一下,视线里依旧是熟悉的卡其色窗帘,把房间里面的情景遮得严严实实。

    今晚的夜很安静,连平常广场里大妈跳舞的音乐声都消失了,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一下。

    徐秉然不再往那边看,而是对电话那头说:“让下面的派出所明天就把数据报上来,否则就扣分。”

    他又和那头的薛凯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徐秉然把那袋垃圾放在家门口,这里还是二十多年前的老住宅,外面走廊都是水泥地,是凹凸不平的灰,垃圾袋刚放下去的时候发出粗劣的怪声。

    他偏头扫了扫往隔壁的大门,然后又平静地收回目光,慢慢地点了一根烟。

    一点猩红在黑暗中亮起,他轻轻带上了门。

    ——————

    写在前面:

    想写个不一样的故事,总体来说平淡温馨,不是那么甜,但也不苦,是成长和暗恋的故事。(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无聊,但反正我很喜欢,尤其是男主)

    因为男主人设的原因,前面基本不会很那啥,只想看h的可以等完结了再看h的部分(我已经努尽量努力提高车技了,快晕车了……)。

    正文分上下两部分,下一章开始校园部分,都市部分会多一点。

    祝大家看得开心^_^上学的朋友好好上学,不上学的朋友加油摸鱼。

    ps:本章第一句改自《一九八四》的开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